娱乐

以下为文字实录

2019-05-22 08:0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日,离开央视的刘建宏参加了《鲁豫有约》的录制,分享了离开央视的点点滴滴,并对于世界杯解说风波做出了很多回应,并表示未来还会与中国足球在一起。

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鲁豫:我跟刘建宏是同行,但我想我们俩可能合作的可能性不能说为零,但会特别特别小,因为他做的是体育节目。在央视服务了十八年之后,不久前他选择离开央视,加入一个互联媒体。用他自己的话说很像是踢足球,上半场结束了,下半场应该会更精彩。掌声欢迎刘建宏。

解说:他是位获得金话筒奖的体育主持人。

刘建宏(视频片段):朋友们,晚上好,欢迎收看《足球之夜》。

解说:也是一度身陷足球解说争议的体育评论员之一。

刘建宏(视频片段):球进了,进了,进了,进了,进了。

解说:他见证了中国足球的兴衰历程。

刘建宏(视频片段):我们赢了,我们是。

解说:也曾为中国足球出谋划策。

刘建宏(视频片段):足球要想搞上去,容不得偷懒或者是走捷径。

解说:在央视主持岗位兢兢业业十八年后,在年近半百时,毅然跳槽转投新媒体。选择全新挑战,他从容应对。掌声欢迎刘建宏。

陈鲁豫:来,欢迎刘建宏,请坐。我们俩是这应该是第二次见面,上一次我忘了,大概两年前三年前在飞机上。

刘建宏:对。

陈鲁豫:从你动了那个心思离开换一个新的平台,到你真的决定换一个新的平台,中间相隔多长时间?

刘建宏:就在我这次离开的时候,有一个同事突然间有一天给我通过发了一篇文章,说你记得的这篇文章吗?我一看这篇文章是2005年,当时《足球之夜》九年的时候,就是九周年的时候,我写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名字就叫拒绝体制化。我希望的是我能够有机会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而不是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所以后来我这个同事给我发这篇文章的意思就是说你看九年前原来你就想走,他是这么理解的。但其实我是想我是想就是在那儿服务并不重要,我觉得可能我心中的那个就是那个念头,会让我觉得更重要一些。

陈鲁豫:促使要走其实就那么一瞬间一咬牙可能?

刘建宏:不是一瞬间的事情,首先你外部条件得具备,对吧?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新的机遇,我看到的是一种大势。所以我才决定去闯一闯,存在着很大的一种风险。如果说那件事情已经被证明是一件百分之百的好事,只有利益没有风险,而那事儿肯定不属于我,那肯定已经早被别人抢了。只有有风险的事情,或者是可能还要冒一定风险的事情,像我这样的可能胆大我就去了。那可能我就能抓住这次机会,但是抓不住这次机会,只要我自己做出了决定,未来我要求自己一件事情就不要后悔,追逐这个梦想就完了。其实也许我面前的,今天的这些朋友就是我的答案。在座的有没有这一个星都不看电视的?

陈鲁豫:应该有。

现场观众:有。

刘建宏:你看比刚才能跑十公里的人多多了,看世界杯的时候,你们是不是这种状态,拿着或者拿着pad看电视?是吧?所以他们就给了我一个答案,就是我们开玩笑说我说我现在是来找九零后的,也包括八零后。因为我发现九零后和八零后,离电视越来越远了,但是你们离不开视频,你们还会在电脑上追剧,拿着pad追剧,甚至在上去看很多东西,看很多视频。来,我再问一下,通过或者pad、电脑看视频的,有过一次经历的都行,举下手我看看。

陈鲁豫:这没有人不是了。

解说: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刘建宏毅然决定放弃眼下的一切安逸转而北漂,开始追求更高的职业理想。

张斌:在1996年的,那一年的正月十五那一天,刘建宏来了。那天我们在食堂三楼吃顿饭,当时有我、刘建宏、韩乔生、黄健翔,我们四个人当时就想做一件事,就是《足球之夜》必须做了。

刘建宏:1996年的正月十五,我们同学聚会。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下定决心准备到北京去,去试一试了。所以我就跳上火车,就跑到北京来了,一出西客站正对面不就中央电视台吗。给张斌打一,他把我接进来。我们见面就是他把我在那个办公室撂了好长一段时间,中午的时候他又突然出现了。说走走,咱们去食堂吃饭吧。吃饭的时候,我一看,这个对面我认识叫黄健翔,因为我知道他近一直在说球。完了这个边上的我更认识了,这叫做韩乔生。

然后我们四个就坐在一起,他们仨就在那儿讨论说这个节目叫什么名字呢。张斌说我想好了叫《足球之夜》,说我也想好了一个宣传的口号,就叫球迷每周的节目。我就在那儿听,然后他们仨就在那儿一直讨论这个节目。讨论完这个节目,他几乎就没有跟我单独的交流过。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他说怎么样想好了吗?那个《足球之夜》马上要开始了,你来不来?这是一个好机会,然后我的命运就发生改变了。

陈鲁豫:我在央视工作过一段时间,但是是以一个实习生小孩那种身份在里面,所以见谁都是叫老师?

刘建宏:对对。

陈鲁豫:但你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你还需要叫别人老师吗?还是别人也会叫你老师?

刘建宏:我必须得叫老师,我逢人就叫老师。因为我离开石家庄之前,我的的朋友张立宪,他劝我离开石家庄的时候,送我的时候他就说再给你一句话,在那种地方都是爷,你记住你去那儿就是孙子,你要把自己的这种身份和地位摆低一点。

陈鲁豫:就是把自己的心态放得很平?

刘建宏:放低一点不就完了吗,你像在我们组里面我什么事儿都干,给大家端茶倒水、买盒饭、报票,出门我当摄像、拎架子、做、做编导、做出境、做主持人,我常干。但是电视行当,我算是摸得多的了。摄像,没问题,《足球之夜》很多摄像是跟我学的。,《足球之夜》的一开始的时候,百分之三四十的那种工作量都我一个人来完成。我经常,我这一期节目我自己一算四十分钟,一个小时可能这个量都是我来完成的。编也没有问题,播就更没问题了。那个时候《足球之夜》有两个叫张口来的,一个是张斌,一个是我。

因为节目量太大了,人太少了,根本来不及说写稿子。编完了以后,来吧,配音。把带子塞进去,我说放一遍,放一遍。放完了,大概知道它是什么思路了,开始,一打点,我就开始配音。十分钟也是它,十五分钟也是它,多长时间也是它,就把这个配完了。配完了听一边没问题,拿去就播出了。我有一年去广州采访,在飞机看那个一张体育报纸,忘了是那张体育报纸了,但我看一遍写崔英泽的文字。一开始我看,我说这篇文章写得还挺好,后来一看,我怎么这么熟呢,我在那儿看过呢。后来我一想,这不是星期四的我们的那个片子嘛,这就是我的解说词啊,它给扒下来,然后放到它那儿,然后是它们的署个名,成了它们的东西了。

陈鲁豫:太过分了。

刘建宏:对,但是那个时候就是这样,后来我一想,哇塞,解说词扒下来,原来是一篇文章。我看着还,居然我觉得看着还可以。

陈鲁豫:每个做电视的人都有那么一段,就在你起步阶段可能会有漫长一段时间,是很玩命的那个状态。

刘建宏:对,郁闷的时候,应该是1999年。要拍一部系列片,专题片,叫《在路上》。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周六的时候,还会有关于联赛的的报道。比如说比赛结束了,这一轮比赛结束了,你坐在演播室里面,连串联单都没有。外面的导播会告诉你,河南和上海的那场比赛完了,下面播这场比赛,来,走,然后开始看着画面加解说。然后周一到周四,还要拿出两天时间准备《足球之夜》。我还要出境主持,我还要做一些其中的节目。我当时就觉得我都紊乱了,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脑子劈成那个三瓣。就是这瓣放《在路上》,这瓣放周末的直播,这边放《足球之夜》,因为你全搅和在一起了。那个时候是我特别痛苦,真是特别痛苦。那会我刚刚开始学习用电脑,《在路上》的稿子,啪啪啪啪一晚上,熬了一宿,写了一万多字,啪一敲没了。这给我,就当时要死的心都有,一万多字啊,确实很崩溃。

陈鲁豫:能找回来呀。

刘建宏:不会嘛,那会儿,电脑盲那会儿。

陈鲁豫:那会儿怎么办呢?那一万多字。

刘建宏:重写呗,你就再重写一遍,就这样。那1999年那确实是很崩溃。

陈鲁豫:不是,你有没有写完以后,又找回来了?这更崩溃。

刘建宏:但是这种事情吧,当时你觉得你过得很崩溃,但是当这个节目播出了,当那首歌还变得挺流行。现在你去唱卡拉OK,你还能找到那首歌,满文军的那首歌叫《我的世界为你留住春天》,这句词就是我写的。

陈鲁豫:这歌你还会唱吗?

刘建宏:我能哼两句。

陈鲁豫:哼两句呗,他们说你大学时候唱歌特别好。

刘建宏:在你的身边,我用情太专,在你的背后,我目光留恋。应该就是这么一个感觉的东西,其实写的就是中国球迷对中国足球的那种,就很难割舍的那种感情。就说你可以自暴自弃,但是请记住,有一天当你决定回来的时候,我们球迷,我们的胸怀,我们的,我的世界里边是你的春天。就说只要有中国足球,有球迷对中国足球的这种关怀和支持,中国足球一定会迎来春天的那一刻,其实我的这种传递的就是这样一个所谓的中心思想。

陈鲁豫:经历过有觉得你真的想放弃,压力大的承受不了的时候,很痛苦的时候有吗?

刘建宏:没有。

陈鲁豫:没有?

刘建宏:没有,有压力很正常,有痛苦也很正常。你的分量取决于你能承担多少,困难是衡量你高度的另外一种刻度。你把它这么去想,可能你就觉得你敢于面对了。你老想困难来了,我是不是绕着过去,或者躲一躲呀,那完了。时间长了,人就认为你看这人啥都面对不了。

陈鲁豫:电视带给人的那种就是做幕前跟做幕后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几乎可以说瞬间,第二天你一下能够感受到你的电视做完之后,反馈很直接很直接的。

刘建宏:非常直接,非常直接。到1997年的时候,我再到赛场去采访的话,球迷就已经认识我了。就已经开始有球迷追着你要签名了,要合影了,你是能感觉到你做的这个节目已经开始让大家接受了。我现在到大连去出差,我要打出租车的话,几乎就不用掏钱,不是我不想给,司机不要。

陈鲁豫:为什么只有大连?

刘建宏:因为大连是足球城,因为那个地方的足球氛围跟别的地方确实不一样。

稍后播出

解说:原同事意外爆料,送祝福,何种祝福使其触景生情?

刘建宏:就换了块场地踢球嘛,我觉得没那么复杂这个,他们把事儿都看重了。

解说:离职央视备受热议。

刘建宏:关于我的消息一千八百万。

解说:身陷漩涡,作为当事人,他如何正面回应?

刘建宏:比那个谁,房祖名和那个谁,比他们还多。十八年坚持和中国足球在一起,因此也挨了很多骂。

刘建宏:另外一点就是我也知道,很多很多的光环,或者很多很多东西都是足球给我的。十八年坚持和中国足球在一起,因此也挨了很多骂。但是我看到的是,它给我的还是太多太多了,我想说的是我肯定还会跟中国足球在一起。体育是可以改变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是可以改变中国的公民素质的,是可以推动我们这个社会的进步和发展的。我想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还挺神圣的干的这件事儿,那就好好干吧。希望大家跟我一起开始下半场,好不好?谢谢。

陈鲁豫:加油!谢谢建宏,祝福你下半场更精彩。

一名女子坠楼10层奇迹生还 被救后一度拒绝手术
山东鄄城县宣传部部长黄正光涉嫌严重违纪被
测试:你很会吸引男人的目光吗
分享到: